先天一貫大道
鳥巢禪師

西天佛祖看到這婆娑世賜,眾生迷戀於物質世界,為名為利,一天到晚你爭我奪,完全忘掉理天極樂世界的一切,而在這世間輪迴不已,不得回家,於是他就派了兩位仙佛來這世間,以渡眾生。一位投胎在白家,取名白樂天,官拜侍郎之職;一名投胎在馬家,取名馬天章,官拜翰林院大學士。


馬天章由於環境的關係,經常看讀經典,體悟人生的真諦,了悟人生的無常,因此就辭官出家修行,有一天,馬天章功果圓滿,得道返回理天家鄉。佛祖就問他「你到凡間不但沒有渡到任何人回來,反而你的師兄淪落紅塵,在名利中打滾,恐怕回不了家,怎麼辦呢?你最好趁早再下去,渡他回來,以免他淪入六道輪迴。」


馬天章也覺得很慚愧,不但沒渡什麼人回來,反而失去一位師兄。可是如何才能渡他的師兄,他毫無把握。因為他的師兄當時年近八十,如果他再去投胎為人,還要再等好幾年,才能去渡他的師兄,而以一個小孩或年青人去渡一個年老的高官,實在也很困難,而且八十高齡,隨時都有可能離開世間,那時就來不及了。

他走呀!走呀!左思右想,想不出什麼辦法。忽然間,他看到樹上有一個鳥巢,母鳥正在孵蛋,靈機一動,他就投胎到鳥卵,生成人面鳥體。出殼沒幾天,便長大成「人」。他整天都為人講經說法,勸世渡人,人人稱它為鳥巢禪師。


有一天,白侍郎騎馬經過,看見許多人聚在樹下,他就派人去看看到底發生什麼事。原懂是鳥巢禪師在為人講經說法,勸世渡人。於是他就騎馬過去,問它說﹕「什麼是道?」


禪師﹕「諸惡莫作,眾善奉行,就是道。」
就是說,道是什麼壞事都不做,而什麼好事都去做。


白侍郎﹕「這有什麼稀奇,這種話連三歲小孩都會講。」


禪師﹕「是呀!三歲小孩都會說,但是八十歲的老翁也做不出來。」


白侍郎﹕「我看你住在那麼高的樹上,真是危險,萬一掉下來怎麼辦?」


禪師﹕「我住在這大樹上,雖然很高,好像很危險,但是每天有清風和明月作伴,倒是非常逍遙自在。不像你身居高官,每日陪伴君王,就像每天和老虎或豺狼在一起,隨時都有生命的危險,何況,每天清早就得上朝,開始工作,一天到晚忙個不休,不得清閑。而且你忙碌一生,又得到什麼呢!雖然你當大官,大家不敢正面批評你,但是你的是是非非一定非常的多;雖然你一家人吃的是山珍海味,穿的是絲綢錦衣,但是一定有許多人在怨恨你;雖然你功名蓋世,你怎能知道後世的人怎樣看待你呢?」


白侍郎因此悟得人生無常,百年之後,靈性帶著一身罪業到陰間去,到那時將怎麼辦?而落在六道輪迴,何日才能得到清靜逍遙呢?於是他就看破親情,拋開高樓華廈,放棄金銀千箱、珠冠寶貝、珠翠綾羅,決定要離開他的家人,出家隨鳥巢禪師入山去修道。(註)


這只是一個故事,是否真的有鳥會講人話,在這堥瓣ㄜ垠n,重要的是我們到底是白侍郎,或是馬樂天呢?是否把我們來到這象天世界的任務忘掉了呢?

我們原來是理天一佛子,來到這花花世界,被這紙色金迷,弄得糊裡糊塗,因此淪在這裡輪迴不休。昔日紅陽時期,要求道、修道,就得出家,到山上佛寺道院修行,出家就得有出家的條件,例如父母由誰奉養?妻子兒女由誰照顧?因此一般人是不容易做到的。現在白陽時期,道降在火宅,我們每個人都可在家求道,修道,我們生逢其時,實在太幸福了。


在家修道,父母子女同修,夫婦同心,其樂融融,人生的意義與最大的樂趣,不就在這裡嗎?


註﹕請參看 鳥巢禪師度白侍郎,四十二品因果錄。正一善書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