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 家 修 道

 

常有人問,求道後要如何修道。修道初聽起來,似乎是非常嚴肅的事。不錯,修道是非常嚴肅的工作,但修道是在很平常的生活中,用非常平凡的方法修,也就是日常生活中,一舉一動都是在修道。
我們知道,道就是真理,佛心,我們的本性和本來面目,就是我們要來凡間時, 上帝給我們帶來的那個心和那個性。是仁愛的心,是寬容的心,是赦免的心,是無私的心;純潔的性,光亮的性,和無瑕疵的性。所以修道,無非要找回我們那原來的心和原來的性而已。修道就是要在日常生活中,用我們的原來的心,來判斷事物;用原來的性,來對待一切事物。因為我們是半聖半凡,在家,一早睜開眼睛,便看到家裡的瑣事和面對自己的家人。在家中,幸福的人,有祖父母住在一起,而大多數人有父母,夫妻及子女住在一起。在家修道,自自然然便從家裡做起。第一步,就是要拿出我們的本心,我們的本性來對待我們的家庭成員。

從前在日本有一年青人,名叫篤行。幼年時不幸喪父,而由寡母扶養長大。和敦子結婚後,夫妻恩愛,家庭非常和睦。只是好景不常,在一次流行瘟疫中,篤行撒手西歸,離開慈母和美麗、心愛的妻子。

對他母親而言,她辛辛苦苦把他帶大,成家立業。正在慶幸她一生的辛苦沒有白費,如今篤行如日當中,卻離她而去。因此她怨天尤人,怪東怪西,甚至怪到她賢慧媳婦的身上。敦子所做的事,這樣不對,那樣也不對,對她惡言相待,一日甚於一日。

對年輕的敦子而言,美滿家庭憧憬完全破滅。當時的社會環境,雖然不鼓勵再婚,但對美麗年輕的她,再婚也不是不可能,但她想,她既已結婚,就應把結婚後的事,照 上帝給她的本心做出來。

雖然面對婆婆的百般刁難,她仍然依她認為做媳婦應該做的去做。所以在家堙A一個凶惡無比的婆婆和一個百般溫柔的媳婦,形成強烈的對比。村裡的人,看在眼裡,記在心裡,逐漸對婆婆產生惡感。不多久,全村的人都不稱她名字,而在背後,叫她「鬼婆婆。」

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中,婆婆得知人們已不再稱呼她的名字,而叫她鬼婆婆時,她到底還是有良知的人,她沒有採取立即的反應,回罵村人。她開始反省,本來村人都對她很好,為什麼一下子有這麼大的變化呢?人若肯反省,就會不難發現自己的過錯所在。回家後,她懺悔以往對媳婦的刻薄與無理,只是不知敦子是否在恨她。因此她把敦子叫來,要她用「鬼婆婆」為題,造一首詩。敦子也知道她的意思,便當場寫下:

佛??
勝?心?
知????
人人?鬼
婆?呼???

意思是說,她有一顆可以和佛媲美的心,只是大家不知道,而叫她鬼婆婆。

她看到這首詩,知道媳婦沒有恨她後,便抱著媳婦痛哭一場,從此完全改變以往的作風,兩人過著無以倫比的恩愛日子。等到她婆婆去逝後,明治天皇召她入宮,充當女官的總管。

敦子在那惡劣的環境下,依然用 上帝給我們的那純良的心來做事,這就是修道,不論男女老少,不論貧富貴賤,也不論是婆婆、媳婦、丈夫或妻子,都應該做的。如果一下子無法完全照 上帝給我們的那純良的心來做事,至少應一步一步朝著這個目標,去尋回我們的本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