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真人之一的邱長春真人父母早喪,蒙兄嫂培養成人。讀過幾年書,卻對功名沒有興趣,也不想結婚。一聽到王重陽先生是個修行的人,很有道行,就去拜他為師。

可是王重陽先生看他業障深重不肯收他,經過大家的苦苦哀求,先生仍不肯收,說他苦根太重,怕他受不了磨難,而生退悔的心,白費力氣。眾師兄們只好留他在家中住下,等以後先生改變心意,再收留他。

一日,邱長春跟隨眾師兄,聆聽先生講道,講到修道的要訣是修心,如不把心先煉好,縱然有妙道,也是白費功夫,並講解定心、守心,以及收心的功夫。邱長春聽得高興,連聲稱妙。先生將他瞪了一眼,就不說了。

又一日,他見先生又在講道,他就躲在門外,靜心聽講。先生講解「念頭」在修行中的重要性,有一私念,心中就有一份渣滓;有一份欲念,心中就有一大魔障;更不能有妄念。真仙大佛都是從念頭上下功夫的。

先生講到精微處,邱長春聽了忘形,無意間說了一聲好。先生聽到,又要趕他出去,因邱長春在那裡久了,和師兄們相處融洽,所以大家一起來,向先生苦苦哀求,萬望先生能收容他,邱長春又跪在地上不起來。先生才准許他留下,收他為門徒,並與他取個道號,「長春」。邱長春經數個月的忍耐,終於可以正式在王重陽先生門下修道。

又經一個多月,先生講道,「靜」,可以參贊化育,可以包羅萬象。要靜,必先看「空」,心靜,才能止於至善。

佛主張明心見性,不靜就不能明,也不得見;儒家說窮理盡性,不靜就不能窮和盡;道家要修真養性,不靜就不能修真,也不 可能養性。所以「靜」是三教的命脈。大學上也說,要「得」必先「慮」;要「慮」必先「安」;要「安」必先「靜」,能靜,家庭會和睦,社會、國家才能有和平。

邱長春聽到先生把這「靜」字說得自然、透徹,心堿藒M高興起來,不禁手舞足蹈,被先生看到,又是被罵一頓。先生就藉口要遠離邱長春,所以要往江南訪道。

隔天,先生就帶著幾位得意弟子,往江南出發。邱長春也要跟著去,一位師兄警告他,先生就是討厭他才要出去,可是邱長春卻認為先生是在考他,如果他不跟去,就會辜負師父的一片好心。因此就帶一些很簡單的行李,跟著師父南下。

邱長春在路上,在兩個多月中又經過數次先生的考難,終於得到先生完全的信任,而得王重陽先生的真傳。

要得真道,總有真的考驗,難怪孟子說﹕「故天將降大任於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邱長春屢次受考、受辱,而心堅定向道,毫無退卻之心,難怪他能成道。

今天,我們在家修道,我們會遇到許多困難,許多不如我們心意的事,我們不能半途而廢,一定要一個一個地克服,一定要忍辱負重,何況我們所遇到的困難,和往昔聖賢們的考驗相比,那簡直是微不足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