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素的殊勝
邱杏林
這個故事是發生在我的身上,也奉關聖帝君之指示,應予公開。所以我才提起筆來,向大家介紹這個故事。因此而能拋磚引玉,讓大家也能下定決心,清口茹素,也算是報答上天恩惠,並為宣揚善道,造福人群,盡一點棉薄之力。

我名邱杏林,故鄉台南縣七股鄉篤加村,世居佳里鎮。於一九七九年舉家移居美國。當時我本人因台灣尚有事業,一時無法清理完竣,所以一人留在台灣,變成真正台獨,內在美的可憐蟲。

一九八七年某夜,寫完《若親》季刊投稿文後,感覺屁股不大對勁,有異狀,濕濕。用手一摸,感覺手指頭黏黏。走入浴室一看,是血。我以為是痔瘡出血,沒有給它多大留意,就去睡覺。到半夜媬藿L來時,覺得屁股還是濕涼的。我就走入浴室一看,整個內褲沾有一大片血液。坐在馬桶上,划了划了一大堆血液放出來。我以為是內痔出血,所以仍放心,都沒有擔心。

第二天一早上廁所,又是一大堆血塊,是鮮紅的血液滲著,我認為這不是胃或是十二指腸出血,若是胃或是十二指腸出血,一定會變黑便。所以我還是以為痔瘡出血而不大介意。當天整天上了三、四次廁所,都是一樣的情形。我想一九八二年,在美國西雅圖Group Health 醫院開刀醫治痔漏的時候,那位執刀的歐醫師明明給我說,他當時已經把直腸清理得很乾淨,以後不會再有痔瘡了,所以我開始懷疑,這可能不是痔瘡出血。

第二天下午,情況沒有好轉。我哥哥硬替我買了台南到台北的飛機票,要我二姐陪我到台北找醫生住院治療。我大哥的三女婿林瑞宜醫師把我安排到國泰仁愛總醫院住院檢查並治療。我在國泰醫院住了十幾天,全身該檢查的都檢查。因住院當天就輸了五百CC鮮血,流血馬上止住了。檢查結果,什麼都沒有發現。結論是沒毛病。我要住院時,就電告我內在美太太。太太便在關聖帝君及南海古佛神像前發願,如果我的出血能止住,她從今以後,就清口茹素,不再沾葷。她飛回台北約一星期後,我也因檢查不出什麼就出院了。但以後每日大便後,總仍有一點血漬,沒有痊癒。我太太的清口,使我在社交場合上有些不便,所以我要求她暫時不要完全清口,等有一天,我完全退休了,我會陪她清口。這樣暫時把清口的事擱在一邊。

一九九一年,我離開台灣來到美國,準備在此長居。同年九月,有一天,蔡經理國田先生之太太吳經理(兩人均是天道之點傳師)與其千金宜臻小姐來到我家,要幫我們掘掉兩棵樹頭。我稍微用了一點力,當晚出血的情形較為嚴重一點。我服了些雲南白葯,又去China Town中華行買了些痔瘡的成藥服用。出血的情形稍微改善,但一直都沒有完全好。

一九九二年三月,我帶了我太太回台灣一趟,準備到東南亞走一走。不幸到了中正機場,一下飛機,我就中風,住進台北市立和平醫院躺了十幾天。四月三十日就抱病返回美國。回西雅圖後,我就找陳運澤中醫師,一方面針灸,一方面吃中葯,病情漸漸好轉,終於保住了生命。但出血一直仍是沒有好,血一直在流,好像自來水龍頭沒有栓好,漏水一樣。後來變成一天要換四、五條內褲,比女人更慘了,此後我對女人更加同情。

五月底,我不得不將此情形求救於陳醫師。陳醫師說這是腸風下血,他有兩服葯保我沒事。我帶了這兩服葯,興高采烈的回家,以為從此就可以高枕無憂了。服了第一服葯後,情形改善了很多。但不料服了第二服葯後,出血的情形反而更 加厲害。我也覺得無可奈何,差不多已經絕望了。五月三十日晚上(農曆四月二十八日)因出血厲害,無法參加天凱佛堂天道研道會(每個星期五晚上,現在已改為每星期六晚上)。所以天凱佛堂壇主李文凱先生就跟他令尊令堂李東陽夫婦(天道點傳師)到我家來看我。在席上,他倆勸我該清口了。並舉出很多清口的殊勝事跡。他說他老丈人八十多歲時,腳被磚牆倒下來壓斷了,因清口茹素,奇蹟出現,斷腳癒合很快,沒幾個月就恢復常人的功能,不用拐杖都可以走路了。替他照X光的醫師都不敢相信八十幾歲老人,骨折的癒合力,並不輸於年輕人。

隔兩天是六月一日(農曆五月一日)。我農曆每月初一及十五日,都要向氣天神,關聖帝君、南海古佛、彌勒祖師、玄天上帝、五府千歲、玉皇上帝、祖佛,謝府元帥、濟公師父、地藏菩薩、釋迦如來、福德正神及祖先等祭拜,獻水果,並犒軍。我未求道以前,就奉請這些神像來美國奉祀朝拜。求道以後,我也一直照辦不誤。

初一獻水果後,我太太一直忙著準備犒軍之菜品,我不敢驚動她。因出血太多,一直無法治癒而耐不住了,我自個兒跑到樓上佛堂去準備請仙佛指示迷津。我準備拔杯(擲神茭想杯)請示。我叩了頭,請示關聖帝君和南海古佛,我的出血是不是有問題存在,結果是應杯(一正一負)表示是的。我再請示是不是跟我太太沒履行清口願有關,答復也是肯定的。我再請示那麼我太太履行清口願,我的出血能不能止住,答覆是笑杯(雙內部朝上)。我再請示是不是我要陪我太太清口,就能止血,答復是肯定的(應杯)。我稟告,如果我和我太太從今天起,完全清口茹素,永不沾葷,仙佛是否答應保佑我的出血立刻止住痊癒,結果是肯定的應杯。我起來,走出佛堂後半信半疑,沒有自信。再回頭,走進佛堂,拿起神茭,向神佛叩頭請示,如果一星期內,我的出血沒有止住痊癒,我可以不可以再恢復吃葷,結果是笑杯。關聖帝君和南海古佛好像在笑我沒有堅定的信心,還在存疑。我再叩頭稟告,我決心從今天起,清口茹素,請諸仙佛保佑我,我絕不後悔。

我走出佛堂後,說也奇怪,一直沿大腿流下來的血,竟然止住了。到浴室換下內褲,擦一擦屁股,竟然沒有新的血漬了。從六月一日(農曆五月一日)中午起,我的出血完全止住痊癒,到目前為止,一切生活正常愉快。

這件事發生後,我清口的事都還沒向別人提起。不多時之後,台北來了王秀清經理與梁福永壇主夫婦帶來了天才趙秀珍小姐,在天凱佛堂辦道飛鸞,師尊天然古佛竟然批示,我夫婦「清口茹素,天人同歡。」因為他們四位與我素昧平生,而竟知道我清口茹素之事。讓我感覺仙佛神靈確確實實存在。師尊確確實實,無時無刻都在關愛我們,越讓我堅定決心,獻身天道之宏道工作與渡人救世之神聖任務。我希望各位讀者也踴躍來參加自渡渡人,自救救人的工作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