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自然然的行為
佛心佛性的流露

 

修道的最終目標,是要修到在我們的日常言行上,佛性的自然流露。

昔日,五祖傳道給六祖後,六祖從湖北往南,到廣東曹溪傳道;神秀大師往北,做了武則天的國師。

志誠禪師在神秀大師門下修道。有一天,神秀大師向志誠禪師說﹕「你聰明多智,可替我到曹溪聽法,如果聽到什麼,要用心記起來,以便回來後,對我說明。」

志誠禪師領命,到六祖處學道。六祖問他﹕「你在神秀大師門下學道九年,聽說神秀大師教示你們要學習戒定慧,不知他如何教導如何修戒定慧。」志誠禪師說﹕「神秀大師教我們,諸惡莫作,不做壞事就是戒、諸善奉行,所有的善事都去做便是慧、自淨其意,使心堥S有什麼雜念、邪念就是定。」六祖說﹕「你師父所說的戒定慧實在很好,但和我的戒定慧有一些差別。」志誠禪師不知六祖的意思,認為戒定慧只有一種解釋,怎麼會有什麼不同的呢?六祖解釋說﹕「你師父的戒定慧是接引有大智慧的人,我的戒定慧是接

 

 

引最高智慧的人。修道就離開不了自性、佛心,用我們的佛心、自性來做事,戒定慧就自自然然在我們的言行中,顯露出來。」所以﹕

心地無非自性戒
心地無痴自性慧
心地無亂自性定

由以上故事,我們可以瞭解,佛性自然的流露才是道。六祖壇經也說:

「菩提自性 本來清淨
但用此心 直了成佛」

所以,如果我們能隨時都以佛心、自性做事,我們便不需要再修,因為我們已經是佛了。

現今白陽應運,先得後修,我們離成佛的境界還有一段相當大的距離。要我們『但用此心』談何容易?我們不要好高騖遠,我們登高先自低處開始,我們修道,就要一步一步腳踏實地的修。只希望我們眼睛一閉之前能修好,就謝天謝地了。